中国国家电网公司(State Grid Corp. of China)正寻求在德国电网运营商50hz中购买20%的电力


德国汉堡——在德国议会准备于3月中旬组建新政府之际,德国联邦议院(Bundestag)成员国正对中国国家电网公司(State Grid Corp. of China)计划收购当地电网运营商50hz 20%股份的计划表示担忧。

这宗交易将使总部位于柏林的50hz公司和总部位于北京的国家电网公司(总部位于北京的国家电网公司)合并,后者是欧洲最大经济体电网的四家公司之一。总部位于北京的国家电网是全球收入第二大的公司,仅次于美国的沃尔玛(Walmart)。,根据2017年《财富》全球500强排行榜。

对北京特别感兴趣的是50赫兹在运行“电力高速公路”方面的专业知识,这有助于更好地整合可再生资源,如风能和太阳能,进入主输电网。这是对中国巨大的景观和巨大的人口至关重要的技术和技术。

中国也在努力获得更大的能源安全,并通过扩大可再生能源发电来减少污染。国家电网是中国从依赖化石燃料向可再生能源转型的关键,该公司一直致力于整合大量风能、太阳能和“智能”电网。 


50赫兹的柏林总部


如果成功的话,这笔交易将是中国对德国关键基础设施的首次投资,并将在欧盟其他国家进行类似的国家电网交易。国家电网20%的股权是澳大利亚投资基金管理公司IFM Investors持有的50赫兹40%股权的一半。另外,据彭博社3月3日报道,国家电网还被邀请在阿根廷最大的电网运营商中收购26%的股份。

一些新闻报道称,50赫兹的交易价值高达10亿欧元(约合12.2亿美元)。比利时电网运营商Elia拥有50赫兹的60%的股份,拥有购买IFM股份的优先购买权,这意味着国家电网需要它的同意。德国报纸《Handelsblatt》援引匿名消息人士的话说,经济部正试图说服Elia行使购买权以阻止国家电网。商务部拒绝置评。

但基督教民主联盟/基督教社会联盟(Christian Democratic Union/Christian Social Union)的副党团领导人克里斯蒂安•赫特(Christian Hirte)在接受《日经亚洲评论》(Nikkei Asian Review)采访时表示,“鉴于电力基础设施是公共基础设施领域最敏感的领域之一,我们肯定一直在密切关注这个问题。”基民盟/基社盟是德国联邦议院中规模最大的,将领导新政府。

他说:“这肯定会让潜在的买家和一个国家的国有企业产生不同的影响。在这个国家,我们的价值观体系只适用于有限的范围,而德国的政客们则尤其关注这一点。”

国家电网在欧洲遇到了阻力。2014年,该公司出价收购柏林的电网,但在感觉当局对当地买家有不公平的偏好后,放弃了这一努力。电网最终没有私有化。

两年前,一家国家电网公司收购比利时电网运营商Eandis公司14%股权的交易因国家安全部门警告称,该交易将允许北京监视公民并获取敏感技术,导致约8.30亿欧元的损失。

总部位于柏林的独立智库墨卡托中国研究所(Mercator Institute for China Studies)表示,50赫兹的股份最终将使国家电网进入中欧,这将进一步加剧本已激烈的有关中国在该地区影响力的辩论。

中国确实在欧洲取得了进展。2月26日,汽车制造商吉利控股集团(Zhejiang Geely Holding Group)成为戴姆勒(Daimler)的最大投资者,此前该集团曾悄悄将其在梅赛德斯-奔驰(Mercedes-Benz)的持股比例降至9.7%,促使德国监管机构BaFin调查可能违反披露规定的行为。吉利已经拥有瑞典汽车制造商沃尔沃(Volvo),并控制着两家英国小型汽车制造商。 


一些德国议员呼吁加强对外国投资的控制


Hirte说,50赫兹的交易可能奠定基础回顾德国的对外贸易法律赋予政府有权否决交易,可能危及战略基础设施或公共秩序,但只有25%的阈值是突破,如果投资者来自非欧盟国家。

Bertelsmann Stiftung智库的中国问题专家Cora Jungbluth表示,考虑到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rganiz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将10%以上的股权定义为战略直接投资,10%的门槛将比目前的25%更为合理。

欧盟正在审查有关外资所有权的规定。欧盟委员会主席让-克洛德·容克去年9月制定了一个框架草案,以避免非欧盟投资者的不受欢迎的收购。根据这项提议,可能被阻止的交易扩展到关键技术,如人工智能、机器人技术、半导体和网络安全。

欧盟成员国政府也将被允许考虑买家是否由第三国政府控制。

基民盟/基社盟经济和能源问题核心小组发言人约阿希姆•普伊弗(Joachim Pfeiffer)淡化了有关容克的提议在欧洲议会中缓慢进展的说法,原因是欧盟较小国家(包括波兰、匈牙利和希腊)的反对,仍希望中国对其受损的基础设施进行投资。

Pfeiffer说:“草案将在未来几个月通过,因为欧盟成员国仍可自由选择是否适用该草案所包含的新筛选选项。”

虽然他并不认为中国在关键的德国基础设施中所持的少数股权是“三心二意”,但Pfeiffer表示,对50赫兹的收购突显了一个事实,即德中投资关系明显缺乏互惠。

近年来,德国政府一直不情愿地看着中国投资者挖出德国的一些工业皇冠珠宝,其中最突出的例子是中国家电制造商美的集团(Midea Group)在2016年12月斥资46亿欧元收购机器人制造商库卡(Kuka)。

但与此同时,在华经营的德国企业也抱怨日益增多的歧视和阻碍,并对强制技术转让、强制合资和知识产权保护不力表示担忧。

“尽管德国对中国投资敞开了大门,但德国企业进入中国的机会却越来越少,”Pfeiffer说。“这里不可能所有的东西都为他们敞开,他们也越来越多地为我们关上大门。”

Pfeiffer指出,中国计划在2019年推出电动汽车销售配额。这一配额令德国汽车制造商面临巨大压力,因为它们一方面缺乏电动车型,另一方面又依赖中国市场。

能源协调员约翰·Saathoff政治核心的社会民主党,这是准备其作为新政府的执政联盟,新部长还表示,经济可能考虑是否对外贸易法的当前25%的门槛,并可能降低来说是足够的。

“我坚决反对那些与德国安全利益背道而驰的投资,尽管这并不意味着中国投资者应该受到普遍的怀疑,”Saathoff说。“无论如何,联合协议规定了我们对容克投资筛选草案的建设性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