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似乎已经从年初的纠结中挣脱出来了。那时,她在网上玩“百家乐”输了200多万,不敢跟家里人说,有一个小姐妹因为嗜赌被丈夫抛弃,很惨。

  去年4月份,无聊的婕妤看到朋友在网上玩一种“百家乐”的赌博,觉得很新鲜,就从代理那里拿来账号开始玩,对方给她的授信额度是100多万。

  没想到,30万元一下子就没了,期限到了,没钱还,又不敢向家里人要,就朝朋友借。

  一心想着翻本,又输了50万,只好向担保公司借,利息很高,50万一个月的利息就要2万多。

  婕妤有点慌了,怕担保公司找她麻烦,最后她告诉了家里人,父母知道这个消息后,老泪纵横,又气又疼。

  “丈夫和公公婆婆都很疼我,他们没有说我,只是悄悄替我把钱都还上了。”聊着聊着,婕妤眼睛有点红了。

  每天呆在家里上网,家人都以为她在玩网络游戏,却不知道她鼠标动一动,就是上万元的钱。

  小姐妹里,最多的一个人输掉了1000多万,几乎是倾家荡产。最后,丈夫跟她离婚,债主追债,她只好扔下两个很小的女儿跑路了,至今没有音信。

  阿锋,40岁,是余姚中国塑料城里的一个老板,销售额一年有六七千万,做了十几年积累了不少家产。

  2008年春节前后,阿锋看到旁边公司有几个人在网上玩一种叫“百家乐”的赌博,直接在网上下注,赢了可以马上拿现金,输了可以欠一周。

  于是他开始20万、30万、50万地投钱,输了又想翻本,结果越输越多,不到一年时间输了近千万。

  “我儿子刚考完中考,考得不错。”阿锋言语中流露出对儿子的期待,他要做个好父亲。

  在余姚,记者了解到,当地像这样因为网络赌博直到倾家荡产的大企业主不止一个,有的甚至为了避债跑到外地躲起来。

  为了扫除赌博这一社会治安毒瘤,今年5月份,余姚警方捣毁了1个特大百家乐网络赌博犯罪团伙,抓获违法犯罪嫌疑人员63人,查扣网络赌博服务器2台、电脑30余台、银行账户资金200余万元,暂扣奔驰、宝马等高档汽车10辆。

  在这个赌博网络背后竟然是由4条赌博分线组成,是一个从缅甸引进授信额为3.23亿元的“蓝盾”百家乐网络赌博犯罪团伙。

  办理该案件的一位民警说,很多赌徒认为网络赌博是新玩法,由电脑自行运作数据,人为操作和造假的可能较小,事实上,几乎所有的网络赌博背后都有造假平台,当网络控制者发现下注趋势之后,就迅速对数据进行修改,从而使得“老板”的利益最大化。只要参与其中的赌徒,几乎没有人能全身而退,只能靠不停地参与赌博来争取翻身的机会,结果却是越输越多。

  不管是受害人的亲身经历,还是警方的苦口婆心,一个个惨痛的教训再次提醒那些还有抱有侥幸心理的赌徒们,收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