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百家乐”在几点以下发第三张牌都不知道,就敢带着4800余万现金去澳门赌场豪赌,而且最后还输个精光?前日,南京中院开庭审理一案件,两被告人坚称钱在澳门赌场输光了。但来自南京市检察院的公诉人却当庭指斥两被告人撒谎,称他们对博彩的基本玩法根本一无所知。原来,两被告人去澳门确实就不是为了赌钱,而是和澳门赌场的人相勾结,以赌钱为幌子,将通过承兑汇票业务骗来的4800余万元洗到其他十余个账户里,以使资金无法追回,实现个人占有。公诉人建议,对两人判处10年到无期徒刑的刑罚。

  1984年生的赵某,是南京市区人,在一次打牌中与比他小四岁的高淳人朱某某认识,并成为朋友。朱某某虽然没有正当职业,却喜欢赌博,欠了别人300多万外债,连利息一起算已经可达500万。之后,经赵某的朋友蒋某介绍,朱某某在2013年6月花30万买了一家叫做“江苏晨升”的贸易公司,朱某某任法人代表,赵某任经理。晨升公司到了赵朱二人手中后,便开始从事承兑汇票业务。

  晨升公司是一家通过违规操作帮企业做承兑汇票业务的公司。虽然是违规,但赵某作为具体经办人,尚能把从银行套出来的钱按时交给客户,所以积累了一定的人脉和资源,慢慢也有业内人士找上门来。2013年9月,中介人刘某某通过打听也找到了赵某。刘某某称,某大企业想通过承兑汇票从银行弄5000万左右出来,让赵某操作一下。

  9月16日,赵某便伪造了一份货物买卖合同,又从网上找人伪造了一份增值税发票,让某大企业准备了一下,就在当天下午拿着材料去某银行咨询手续问题,某银行接待人员称要在银行开户,赵某便以未在银行开户为由离开了。离开之后,赵某立即在澳门赌场为朱某某开了个户头。然后又回到了银行,说在银行的户头开好了。

  之后,银行便开始打印回函,回函打印好之后,就可以贴现了,但赵某又找了个借口,说还缺少一份回函,次日再来贴现,又离开了银行。赵某离开银行后不久,朱某某即乘坐飞机前往澳门。9月17日,银行在扣除息差之后,将4800多万贴现款打给了赵某,而赵某则将钱打到深圳一家公司的账户上,迅速兑换成6000余万港币,打到了澳门某赌场指定的账户上。而此时,某大企业正在南京傻傻等待这4800余万元到账。

  正规的承兑汇票业务,需要两个企业之间有真实的交易,两个企业之间在汇票上相互背书后,按照合同金额缴纳17%的增值税,之后,收款方拿着汇票和真实的买卖合同及增值税发票,去银行申请贴现。因为汇票都是远期的,一般兑现期在6个月左右,如果收款方想在到期日前兑现,需要根据贴现率向银行支付从现在起至到期日之间的利息差。

  对于很多需要巨额资金的企业而言,即使有线%的增值税,也让其望而却步不敢尝试,所以,为了规避这种高昂成本,很多企业都通过中介找社会上的小公司,通过伪造交易合同及增值税发票来开出承兑汇票,再从银行把资金套出来。而银行贪图利息差,往往对此睁只眼闭只眼,明明知道合同和增值税发票都是假的,也假装不知道。